“东渡国际”李海林:做中产阶级国际生活方式引领者

08,15 2017

中国最权威最严肃的人物杂志“南方人物周刊”本期刊登了东渡国际董事长李海林先生的独家专访《“东渡国际”李海林:做中产阶级国际生活方式引领者》。


fdhf - 副本.jpg

我有一个梦想: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已取得了世界第二;能不能再用三十年,让中国的文化、精神面貌也位列世界领先,成为精神上的贵族?那样‘中国梦’才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


刚踏进上海嘉庭俱乐部,孩子们欢畅的笑声便迎面扑来。随处可见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孩子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个个欢脱得像小鹿。有些在游泳池里互相竞技“划龙舟”;胆大的,则挑战90°魔鬼滑梯,大人们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小家伙们却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和勇气,一跃而下。


俱乐部西餐厅一角,坐着几位中年男子,对着电脑,激情洋溢地谈着什么。壁球馆里两对夫妇正在挥汗如雨地拼杀对决。中场休息时,一位身材修长的女士提议,两家人找合适的时间,来个露天烧烤。


温馨,和谐,完美得像是复刻了电视广告里有关北美郊区生活的场景。


这正是东渡国际集团董事长李海林在推行和营造的生活形态——向中国日趋庞大的中产阶级推广一种健康的、国际化的现代生活方式。


中产阶级国际生活方式领跑者


2016年4月,上海首个高端家庭俱乐部——上海嘉庭俱乐部(STCC)正式对外营业。


俱乐部实行“会籍邀请制”。由知名企业家冯仑、中欧国际商学院名誉院长刘吉、知名主持人袁鸣、贝李集团总裁 Phil Braham等出任顾问委员会,并确立了第一批会员的“基调”。


试营业以来,俱乐部已吸纳四百多个家庭共一千多人。会员中一半为国际家庭,一半是在海外生活过的家庭和他们的朋友,其中不乏跨国公司高管、世界知名建筑师、艺术家和知名学者。


十多年前在欧洲、北美、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工作考察中,李海林发现国外有很多家庭俱乐部,运作成熟。“我就一直在思考:在内地, 为什么没有一些能和中国国情相结合、满足以家庭为单位的情感和社交需要的俱乐部?现在国内有的,要么就是商务性的,要么就是一些格调不高的场所。”


据有关方面数据,今日中国已有一亿人口进入中产阶级,他们拥有的财富将近4万亿美元。并且,这两个数字仍在持续增长中。


当财富的积累达到一定水平后,人们开始寻找这个世界上和自己拥有共同的价值观,相似的生活品味,彼此认同,有共鸣感的人群。李海林判断,“我们创建嘉庭俱乐部,就是提供这样一个空间,让志同道合的人在这里相遇,畅谈交友,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也让他们的下一代在游戏、学习中培养友谊与品格。”


按李海林的规划,用5到8年时间来培育这个市场,在中国建立起超过百家的私人俱乐部,而东渡国际要成为这个细分市场的领跑者。


在今年年底即将开通的地铁 17 号线的青浦淀山湖大道站,记者看到了东渡另一个得意的新作——“蛙城”。蛙城总面积达15万方,由日本著名设计团队CCD策划设计,参与设计全球迪士尼景观的IMA公司负责SPD特殊景观设计规划。这是一种区别于shopping mall的新型城市综合体,它把阳光、空气、水、绿植和建筑艺术融入进来,当人们购物时仿佛置身于公园或度假村。其中设有公园剧场,定期上演不同的演出和互动娱乐活动,以期给客人们带来常新的感官体验。


在蛙城,一座借鉴日本的温泉俱乐部已在建设中;在郊区,面向老年人的“百岁俱乐部”也在进展中;同时服务于中高端社区的社区俱乐部也在筹建当中。2017年底,杭州的嘉庭中心也将破土动工。


“我有一个梦想: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已取得了世界第二;能不能再用三十年,让中国的文化、精神面貌也位列世界领先,成为精神上的贵族?那样‘中国梦’才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


他的梦想似乎不止眼前的,他希望将东渡国际的版图拓展到全球更多的区域。2004年起东渡进入美国市场,开始海外投资。随后又在加拿大和日本先后设立了办事处。


逐浪一代


1989年,李海林受上级领导指派,到深圳做办事处负责人。


那一年,他27岁,被公认为年轻有为的重点培养对象。


在深圳,他被扑面而来的活力震动,“到处是机会,是新的可能性,我想为什么自己不试试呢?”很快,他辞职下海。


当时的深圳是全中国最朝气蓬勃的城市。到处是和李海林一样不甘于平庸,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跑出来的年轻人。


在立有邓小平雕像的山下,李海林在一块租期三年的土地上建起一栋五层楼,做了东渡第一代青年公寓——很像大学学生宿舍的一个升级版。照顾到这些年轻人的实际生活需要,设计上给每一户外面多建一个阳台,一半隔开来做简单的厨房,另一半用作小卫生间。


租下他们房子的青年中,有许多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对他们来说,有一个吃饭、睡觉的立脚地方,他们就有希望,就可以在深圳找到机会。


“我们当时帮助了很多来特区闯荡的年轻人:最便宜的,20块钱就可以在大通铺上住一晚上。手头紧的,我们就连钱都不收了。”李海林回忆。


在深圳,李海林积累起人生的第一桶金。对于时代赋予的机会,他至今心怀感激,“如果不是邓小平、不是习仲勋,我们这一代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际遇呢?”


1993年,时任总理朱镕基开始抓宏观调控,中央出台了五项规定。一夜之间,来自内地各省市的资金都被抽调出深圳。生意越来越难做,在朋友的建议下,李海林决定把公司搬回江苏老家。


90年代中后期,各省市前十名企业家中有一半是在深圳特区闯荡过的。回到内地后,这些受过市场经济洗礼的“弄潮儿”又带动了一批追随者和创业者。


在南京市中心,市电视台对面,东渡开发了华东地区第一个loft项目。针对那些事业刚起步的城市白领,提供一种全装修、拎包可住的便捷式公寓,既可自住又可投资。考虑到年轻人的交际需要,loft还设计了公共活动空间。


李海林说自己始终在研究、跟踪这个群体的需求。


随着他们个人财富的增长和成家立业,东渡又陆续在市中心地带推出国际青年社区、理想青年社区、商务公馆,在城市近郊开发了面积紧凑的公寓-丽舍系列,接着是位于郊区的经济型别墅,最小面积81平米。2010年,东渡国际请来大师王锡良先生和著名陶瓷艺术家张松茂担当艺术指导,推出带有更多中国传统文化特色、运用景德镇青花瓷工艺的“青筑”项目,以满足客户随着年龄、阅历而有了更多沉淀的生活艺术品味……


27年来,从青年居所的提供者到如今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领跑者,李海林和他的东渡集团伴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孕育、形成以及作为社会中坚力量的崛起。


早在十多年前,李海林就在思考企业的产业转型。


“地产企业都在谈转型,但我们的转型是自然而然的、是诚意的,从原本建造一个物质之家到提供一个精神家园、一个家外之家,是从物质到精神、文化的转型。”


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东渡国际已经从最初的传统地产企业发展成一个产业遍布俱乐部发展、海外投资、大金融、房地产开发等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在新一波的时代浪潮中,东渡希望依托文化,科技和国际化的理念,把转型之路推向更远更广的疆土。


士的品格——“修齐治平”


在下属们眼中,李海林的生活自律、严谨到有点单调。他最引以自豪的是,这么多年来从不浪费一点时间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在三十年集聚财富的拼搏斩杀中,许多企业家都以牺牲家庭为代价换取事业成功,李海林却是其中的异类。


1989年在南方创业后,妻子辞去家乡医院的工作,随他来到深圳。几年后,已到学龄的大儿子也转到深圳读小学。


工作再忙,李海林也不会错过孩子们成长阶段的重要场合。


说起自己的三个孩子,生性低调的李海林有一种抑制不住的骄傲,尤其是大儿子——勤奋、独立、聪明,从小到大没让他操过心。从南加州大学商学院毕业后,大儿子效力于美国一家著名金融公司。


“无论是家庭、个人还是对事业,他的责任心都很重,行事正派,有规矩。”这让东渡集团执行总裁浦福如、东渡地产集团行政总裁李祥觉得心意相契,是一条路上的人。“有大智慧,与人谋事不是先谈利益金钱,而是用有情怀的追求来点燃、激发你一起来做事。”浦福如如此评价这位当年的合作者、如今的老板。


他们都是六零后,熏染过八十年代大学校园的理想主义,都做过政府官员,受益于体制的训练,又都因为想做一番事业而先后离开体制。回顾东渡的发展史,李祥心绪颇为复杂。“你看,东渡从来没有因为哪个政府官员出事而受影响。” 27年来,各种获利丰厚的诱人“机会”一直在他们的身前、左右闪烁,但对于快钱和浮财,身为公司掌舵人的李海林宁愿“有所不为”。


李海林推崇中国传统哲学,最钦佩的是明代大儒王阳明,并把一本《传习录》翻得烂熟——他对历史上那些士人先贤心存敬意,“他们是从里到外的修身养性,真正践行知行合一的。”


他参加了旨在发扬阳明心学的“致良知”四合院。


在一次学习现场,他给李祥发来微信,说自己“几次热泪盈眶,不能自已”。“你也一定来学,会有十倍的长进。”


“我觉得他以前有一点孤独。”李祥说,“他是一个特别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人。忽然发现原来还有一群跟他一样的人,心情特别激动。”


在一次公司高层的战略会议上,李海林告诉下属们:未来三十年,东渡要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留下一些足迹。


外谚云:“三代造就一个贵族”,但他说中国人等不起,立志用30年为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为中国的主流社会提供高品质的生活方式。“我们是第一个喊出来,也是第一个做出来的,而且要持续领跑。”


这一回,轮到李祥他们心潮澎湃。


“我想,董事长和我们身上确实有一种士的品格,有一种理想主义的东西存在着——希望带领我们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去贡献一点真正有价值、正能量的东西。”